图片批量下载

  张老大他们终肯告诉吴鸿和李凡,本组织的名称叫“百花会”,目标就是对付恐怖组织。但由于他们对生命智能的研究触犯机器人定下的法律,所以没法正式登记在案,“百花会”目前只是他们自称而已。这很让人无奈,同样是非正规组织,那些恐怖分子却可以大行其道,而他们却只能偷偷地做事;而那些做尽坏事的**帮会能够获得正式登记,他们这些很正派的组织却属于非法组织。
  原因是很现实的,机器人关心的终归是他们自己的安全,绝对不允许人类生产生命智能,因为那就等于让次级的人类文明创造顶级的机器生命。除非生产生命智能的群体像恐怖组织那样跟机器人对着干,而且心甘情愿地用脆弱的血肉阻挡机器人前来围剿的炮火,否则只能安安分分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人类对于机器人来说,就像动物之于人类,他们的生死存亡只是自然的一部分。对于机器人来说,不干预人类自身的斗争就是对人类这个物种的最好保护。
  百花会所在的洞窟是一百多年前被机器人废弃的工厂,如今已被张老大他们收拾改造,成了一个隐蔽的基地。百花会目前拥有包括吴鸿和李凡在内的十八名成员,其中一半是科研人员,都是在外面秘密招募而来。之前在会议室中“面试”吴鸿和李凡的五个人是百花会的领导层,其中张老大是会长,全名叫张海山。靠近他左右坐着的两个喜欢交头接耳的人都是副会长,一个叫王战,是张海山的老友,此前一直在外地参加别的猎兽组织;另一个叫魏之奇,原本既不是猎兽者也不是江湖中人,来自于某个专门加工智能芯片的人类工厂,以前专门跟送货到厂的猎兽者们打交道。坐在门口的一男一女是直接负责下面部门的小领导,男的叫陈飞洋,负责安全部门;女的叫齐燕,是科研生产部门的领导。此外,那三个从外面“接待”吴鸿的人是安全部门的人,都是猎兽者。
  之所以叫“百花会”,就是因为那场在百花山的猎兽活动中,他们第一次接触到了生命智能机器兽。也是因为那场惨烈的行动,让张老大萌生了研究生命智能的想法。看来百花会的建立也就是这十几天的事情,但他们对一起合作研究智能芯片的想法很早之前就有了,只不过那时他们只是从经济角度考虑,更没想到机器兽竟然拥有了生命智能。
  洞窟左侧有一个较大的房间,是科研部门研究机器兽的场所,类似于梅君华那个实验室。吴鸿和李凡被张老大等人带到这里,准备考一考吴鸿在改造智能系统方面的能力。
  电脑桌上摆放着十几个智能芯片,但吴鸿看出来这些都只是普通人工智能芯片。张老大的意思是让吴鸿用其中一个芯片练练手,看看他是怎么改造智能系统的。但吴鸿觉得没必要多此一举,直接从改造生命智能开始。在保证不会对生命智能造成破坏后,张老大才答应取来生命智能芯片让他改造。
  “你真有把握改造生命智能?”在吩咐人去取生命智能芯片的过程中,负责科研部门的齐燕不相信地问道,“你可知道我们研究了大半年也只是破解了它的外壳,还没搞清它的内核。”
  百花会成立时间也就半个月左右,而他们研究生命智能却有半年时间,看来他们确实是早就在为此做着准备。
  吴鸿笑答道:“可能是因为你们过于埋头研究了,没关注网上的交流社区,我也只是从网上下载别人的程序,统合后成为自己的一套工具而已。”
  “网上社区?”齐燕皱眉道,“现在的网络支离破碎,不像十年前那样还能互相连通,那些有价值的交流社区应该都已解散了。”
  吴鸿考虑是否告诉他们关于云仙网的事情,但想了想还是先保密,毕竟云仙网的行为有点邪门,连他自己都因此怀疑这世界是虚拟的了。不过他突然想到一件大有可为的事情,就是将各个帮会以及其他正规组织的网络连接起来,重新变回十几年前的全球互联网状态。这个想法对他这种喜欢经常上网的人来说,诱惑是很大的,但是阻力也很大,毕竟现在的网络之所以支离破碎就是由于各个帮会划分势力范围,用强制手段互相隔离。吴鸿以前虽然一直有那种全球互联的美好希望,但由于人微言轻,对此只能当作一种不切实际的梦想。自从遇到杜凌云,被他勾起统一江湖这种看起来更加不切实际的志向后,他忽然觉得可以从网络互联上入手来达成目标。尽管仍然不切实际,但是终归是一种途径。
  齐燕等人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不想说出自己获取程序的来历。在他们这些搞技术的人来说,同行相轻时司空见惯的事,对他不肯吐露详情也能理解。但齐燕觉得既然大家在一起合作,而且吴鸿已是自己的手下一员,不该再小鸡肚肠似的做那种不顾大局的隐瞒。想到这里,鼻孔内轻轻哼了一声,不满情绪显露无遗。
  吴鸿见了,洒然笑道:“齐部长误会了,我只是因你提到网络支离破碎,在思考如何重新让网络互联互通而已。至于交流社区,其实都还存在,只是原来的实时互联变成了异地转接而已。有很多跟我一样的人喜欢满世界乱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想办法在当地上网,把别的网络中的交流思想带到新的网络中。”
  他虽然没有说出云仙网提供的实时代理功能,却也没有说谎。实际上除了像吴鸿这种被云仙网主动选择的人之外,其他大部分喜欢上网的人都采用吴鸿所说的这种“奔波”的方式上网。齐燕等人因为猎兽者的身份,跟外界的接触比较封闭。
  齐燕听他说得有理,才点点头,谦然道:“是我理解错了。”随即却又皱眉说道:“你说你在思考让网络重新互联互通的方法?”
  吴鸿点头,道:“这个想法过于大胆,我还要再整理一下思绪,想好后再向齐部长汇报。”
  这时生命智能芯片已经连着储藏盒一起取来,放到吴鸿面前的桌上。原来储藏盒拥有密码锁定功能,解锁时需要齐燕等领导亲自输入密码。可看出他们对此是多么的重视和小心翼翼。
  齐燕打开储藏盒后,现出里面分三层摆放的三个芯片。生命智能芯片在外观上跟普通人工智能芯片大同小异,只不过制作得更精细一些。它们的根本区别是芯片上的智能颗粒,普通人工智能的智能颗粒时方块状,发出亮晶晶的银色;而生命智能的智能颗粒则是椭圆的球状,浑体黝黑,似乎是被一层坚硬的保护壳保护着。
  吴鸿之前见过飞行机器兽的智能芯片,而李凡以前就是专门对分生命智能机器兽的,也见惯不怪。反倒是齐燕对此感到怪异,她以前不断地研究生命智能芯片,对这种外观的区别总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会儿见吴鸿和李凡这两个刚来的生力军,便想看看他们对此的理解。
  “你们有研究过这种智能颗粒吗?我始终不理解机器人为何把以前那种扁平的形状换成这种样子,如果能够理解这方面的设计思想,会对我们破解内核有帮助。”
  李凡摇摇头表示不理解,他虽然多次接触这种芯片,却没有研究过这些玩意儿。
  吴鸿在之前研究飞行机器兽,特别是那头幼兽的智能芯片时,就已经关注过这方面的不同。但由于他跟其他人一样舍不得破开智能颗粒,所以对里面具体的构造也是不明白。但他知道生命智能跟普通智能的区别,两者虽然都是仿生神经系统,但后者是电子模拟神经,而前者极有可能是真正的人造生物神经。
  “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模仿人的大脑,已经脱离传统的电子计算机构造,需要某种特殊的结构来支撑大脑的运行。比如防震荡能力,如果向以前那样的传统设计,可能不能承受机器兽仔激烈运动时队神经系统的撞击破坏。”吴鸿说出自己的理解。
  齐燕恍然点头道:“这种说法确实有道理,我们可以从人脑结构方面来思考如何破解智能内核。”
  当他们谈论技术问题时,张老大一直沉默不语,他知道自己这个门外汉不宜以领导的身份插足他们的研究。但他急切希望看到吴鸿如何改造智能系统,所以等他们的讨论告一段落后,插口说道:“你把上面那个芯片拿出来,按你说的先虚拟化改造看看。”
  吴鸿微微一笑,取出那块芯片,接入自己带来的手提电脑中,运行虚拟环境。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66.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