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智能芯片的价值等同于黄金,这倒不是芯片硬件有多值钱,而是因为智能的形成非常不容易。现代人工智能已不是以前那种事先编成的智能能比,除了自我认知之外,它已经可以跟真正的生命智能相提并论,在很多方面甚至超过生物所拥有的生命智能。但是要像实现这样的智能,需要像生物那样通过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生存锻炼,才能形成一套成熟的智能系统。这是的智能芯片已经不是简单的硬件和软将结合,而是一个水**融的有机体,就像人的脑袋一样。而且,这样的智能是无法复制的,不能像复制程序代码那样批量生产智能系统。
  自从机器人关闭了智能系统生产企业,并且以维护生命伦理为由禁止人类获得现代智能系统生产技术后,人工智能的来源就只能是那些已经生产出来并形成了成熟智能的智能芯片。拥有智能芯片的群体只有三种,一是机器人,二是人类,三是机器兽。随着人类对智能系统的需求越来越多,而自己又不能生产智能系统,于是便向机器兽打起了主意。由于机器兽并不是生命,而且机器兽对矿物资源胡乱攫取消耗的行为又引起机器人的反感,在机器人的默许下,人类便大肆猎杀机器兽,掠夺它们的智能芯片。
  杀机器兽跟拆解没有生命的机器是相同的性质,并不会像杀人或杀死其他生物一样存在道德问题,因此猎兽者这个行业便快速发展了起来。
  从机器兽身上取下来的智能芯片会被卖给收购商,最后会集中到一些智能设备生产企业中,在技术部门被技术人员使用特殊的技术初始化,以便清除其原体的相关记忆,为移植到智能设备中做准备。而初始化的第一步就是破解智能系统的自我保护。
  “好了,进去了!”吴鸿已经破解了智能系统的自保户程序,高兴地说,“它的自我保护能力比其他机器兽的强得多,估计一般企业很难搞定,幸好我的破解工具是云仙网专门提供的。”
  此时智能系统已经在虚拟环境中完整运行,从各种反馈参数来看,智能系统把虚拟环境当成了现实中的机器兽身体,正在指挥“躯体”做各种动作。
  “云仙网为什么会主动选择小鸿注册帐号,他们是怎样发现你的呢?”梅君华看着电脑中正在运行的智能系统,却对吴鸿与云仙网的关系感到不解。
  “我记得第一次跟云仙网接触的时候,我正在上网看资料,突然弹出一个网站,并提示我注册帐号。我原以为是常见的那种诈骗网站,但这个网站程序就像一个智能系统一样,不但知道关于我的几乎一切信息,甚至能与我对答如流,就像人与人之间的聊天一样。我觉得有趣,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注册了帐号。我也曾经问过这个网站程序为何选择我,它只是说一些玄乎的比如命运安排之类的话,并没有告诉我真是原因。它跟我说会在需要我的时候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说实话我到现在都在害怕他们是为了培养极端的宗教信徒而选择我,让我最后身不由己地去做那些恐怖的事情。”
  “如果他们真的事云仙门的人,倒不会让你去做恐怖分子。”杜凌云说道,“不过会不会让你自我牺牲地完成他们认为有意义的重大事情,那就说不定了。所以小鸿以后要小心,要时刻自我警醒,自我观察看看是不是在漫漫陷入了某种极端教义而不自知。梅开心说云仙门和天邪门都是极端,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另外还要学会观察身边环境,看有没有人跟踪你,或者用无人机之类的设备在观察你,云仙网一定是通过某种手段来观察和考验你的。”
  “谢谢大哥指点,我会注意的。”吴鸿欣然答道。
  “小鸿个方面资质都超越一般人,也许这就是他们选择你的原因。”梅君华说道。
  正当他们要把注意力转移到智能系统上时,忽然发现电脑又重新显示云仙网的网站界面。刚才吴鸿下载完了破解工具后,并没有退出登录,所以云仙网程序一直在后台运行。此刻竟然主动弹出来,就像是在回应三人对他的谈论似的。
  只见网站上弹出一行字:“我们来玩一个有趣的游戏,不管通过什么方法,只要小鸿知道我是通过什么方法监控你的,我就告诉你一切的真相。在此之前,我不会逼迫小鸿做任何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更不会用什么极端教义来影响你的思想。”
  三人看了这行字,等张大嘴巴表示难以置信。吴鸿以前虽然跟这个网站程序有过多次交流,但那都是通过键盘或耳麦来让它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的,但现在看来这邪门的网站程序真的在他周围使用了某种监控手段,竟然能够知道三人刚才的自然谈话。
  “你……”吴鸿试探着说,“真的是在跟我谈话?”
  “你以为我忽然神经质地自言自语吗?当然是在跟你说话!”电脑上显示了这行字。
  “你以前跟我聊天并不是这种语气,在我以前的感觉中,你只是个正儿八经的人工智能而已。”
  “哦,我看看……”对方似乎真的在看什么东西,可能是以往的聊天记录,“是噢,我们以前聊的东西还真是无聊……哈,你还有几条记录是在跟我打情骂俏,你怎知我是美女?”
  “这位美女,我问你一个问题。”杜凌云插嘴道,“你对小鸿的监控是通过科学手段还是什么不可思议的魔幻手段?”
  “当然是科学手段,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魔幻存在,杜老大知道的话请教教我。”
  “那么,你们是在他身上装了什么微型监控设备吗?”杜凌云继续追问。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这就要看小鸿肯不肯跟我玩刚才我提出的游戏了。小鸿,你愿意玩吗?”
  吴鸿见“她”问自己,便犹豫起来。他来回看了看杜凌云和梅君华,想要他们提一些建议,又不想通过说话的方式来交流,以免被“她”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梅君华忽然问道。
  “本来我想要你们直接叫我‘云仙’的,但想想还是应该表示一下诚意——我叫衣然。”
  “姓衣?”梅君华追问。
  “云丹红是我尊敬的前辈,我跟她一个姓。”
  梅君华听到“云丹红”的名字浑身一震,问道:“她……是怎样的一个人?你们是否知道她儿子,梅云的下落?”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只要小鸿肯跟我玩刚才的游戏,就能够知道关于你父亲的事情。”
  “你们在隐瞒什么!”梅君华突然愤怒地喊道,“我有权知道我父亲的下落!”
  “君华姐请息怒,有些事情很复杂,在目前情况下不宜让你们知道,否则可能会对你造成伤害。你放心,我们选择吴鸿,并暗地里促成你们和他相遇,目的就是通过他解决一些你我都关心的问题。”
  “你们关心哪些问题?”吴鸿插入道。
  “我要退出了,我知道你会答应跟我玩游戏的,咱们游戏路上见!”
  只见云仙网的页面突然关闭,吴鸿的帐号也退了出来。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60.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