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接下来几天,吴鸿基本上都是白天跟杜凌云练武,晚上和梅君华一起研究机器兽。梅君华几乎把所有精力用在研究机器兽上,间或抽出一些时间教吴鸿一套锻炼身体的运动方法。杜凌云多次询问她关于梅开心以及杨责天的事情,梅君华都沉默不语,渐渐地杜凌云理解到她内心的痛苦,不再追问她。
  这天晚上,梅君华正在对幼兽的智能芯片一筹莫展。她对机器兽的构造组成方面得心应手,但是对智能系统等跟程序代码有关的东西却很头疼。吴鸿在经过一整天的摔爬滚打后,洗完了澡,来到梅君华身边协助她研究智能系统。
  用来研究这些精密设备的房间像是一个小型实验室,各种各样仪器设备摆满房间,一台核心服务器和几台终端电脑正在运行。吴鸿看见梅君华已经把幼兽的智能系统下载到电脑上,构建了虚拟智能环境以便运行智能系统。但此刻梅君华正用双手托着下巴,愁眉深锁地盯着屏幕上显示的一个警告界面。原来智能系统识破了虚拟环境,拒绝继续运行下去。
  “让我试着破解看看。”吴鸿自告奋勇地说。
  “你会破解?”梅君华扬眉朝吴鸿笑道,“快快快,把这烦人的警告弄掉!”
  “你这里可以上网吧,我要在网上下载一些破解工具。”
  “本来上不了,因为这里很偏僻,没有人来建立网络。但我会偷,”梅君华神秘地笑道,“可以从山外的清河镇偷流量。”
  “这么远怎么偷?”吴鸿愕然道。
  梅君华笑而不答,却起身走向一个架子,从架子上取下一架四旋翼的小型无人机,把一个遥控器递给吴鸿,这才说道:“跟我来。”说时向外走出去。
  此时杜凌云正从浴室里面走出来,口里惬意地哼着调子。他见梅君华雀跃地拿着无人机出去,便也跟着走去,笑道:“你又偷上人家的网络了?”
  在庭院里面把无人机放飞后,梅君华才对吴鸿笑道:“清河镇的网络是青杨帮建的,只让本帮势力范围内的人使用,不对外卖流量。幸好我以前在外面的时候下了一个破解程序,回来后就把破解程序搭载在无人机上,飞近清河镇连接他们的网络并破解他们的加密保护。然后通过我在百花山上放置的探测器中继信号,一直发射到我这里来。哈哈,我聪明吧?”梅君华最后得意地大笑起来。
  吴鸿抓抓头,笑道:“我前几天在清河镇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
  杜凌云笑骂道:“没想到你两个竟然是臭味相投的小偷!”
  在轻松谈笑中,无人机已经飞近清河镇。通常情况下,无人机的无线信号作用距离很短,超出范围就会失去联系,这时候无人机会自动返回以便重新跟主人连线。清河镇离这里起码有十公里,要想飞过去就需要有中继器对控制信号进行中继。梅君华在整个百花山区放置了很多自主移动的微型探测器,不但可以对周围环境进行常态化探测,也可以为无人机进行信号中继。这是他们这种猎兽者经常采用的手段,以便对机器兽进行监控。
  “哈,原来是这个,”吴鸿看到无人机传来的连线信号后不禁笑道,“你这个破解程序是我以前上传到网上的。”
  “哇,真的吗?”梅君华眼内露出一丝崇拜的神色,“没想到小鸿竟然这么厉害!”
  “我搞不懂,”杜凌云皱眉问吴鸿道,“这些网络都是互相独立的,每个帮会都会把自己的网络跟别人的隔离开来,你是怎么在这些网络中保证信息连通的?”
  “其实也不是我有什么本事,只不过我曾经在无意中在一个网站中注册了账号,凭这个账号就可以利用这个网站的代理功能登录很多网络。”吴鸿解释道。
  “竟然有这种网站?小鸿快告诉我,我也去注册一个账号!”梅君华双眼放光地说。
  “这个网站只允许自己主动邀请的人注册,我以前也试图帮别人注册,但都通不过。而且还有一点很怪异,就是我让别人用我自己的账号登录,会自动退出,并警告我不能把账号转给别人。”
  “什么网站这么诡异?”杜凌云问道,“他们怎么知道是谁在上网?”。
  “网站名叫‘云仙网’,至于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的,我也搞不清楚。”
  “云仙?”杜凌云和梅君华同时惊讶地叫道。
  杜凌云紧接着说道:“小鸿你可知道梅开心曾经有一句话,说‘左云仙、右天邪,天道居中’,他把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所谓云仙门、天邪门看成两种极端的邪道,只有他自己属于不偏不倚的天道。如果这个云仙网不是巧合和恶搞的话,来头肯定不小!”
  “云仙……”梅君华还在不停念叨着“云仙”两个字,就像没有听到杜凌云说的话似的。一会儿后,她像是突然从噩梦中惊醒一般,猛然抬头看着杜凌云和吴鸿,坚定地说:“我祖母来自云仙门!”
  杜凌云愕然道:“还真有云仙门存在?”
  梅君华像是下定了决心,转身朝屋内走,说:“我把有关我祖父的事情告诉你们,小鸿帮我理一理这些事情里面的头绪。”
  吴鸿和杜凌云一左一右坐在梅君华两边,而梅君华则坐回之前那台电脑前面的座位上,盯着屏幕上依然一成不变的警告界面,默然不语,似是在尽量回忆久远的记忆。
  “我祖父原名叫梅如心,祖母叫云丹红。他们的出身都很神秘,我只知道祖母来自于云仙门,至于云仙门到底是什么样的门派,我也一无所知。只知道当时祖母为了云仙门打击祖父所在的帮会,和祖父接触并最终感化祖父脱离他的门派。后来祖父性情大变,和祖母决裂。当时祖母已经有孕在身,跟祖父决裂后一个人隐居,诞下了婴儿,也就是我父亲梅云,不久后去世。我父亲尊她的嘱咐,寻找祖父并阻止他回到自己原来的那个门派。祖父跟父亲相遇后,把自己所有的功夫都教给父亲,自己则声称要替天行道离开了父亲,后来就变成了人们见到的那个‘梅开心’。父亲忧郁不已,不再练习武功,在乡下娶妻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母亲生下我后,父亲由于始终对祖父挂怀,便抛下我们母女再去寻找祖父,不知所踪。母亲一病不起,最后……唉——”梅君华说到后来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
  “天邪门!”吴鸿眼内放光道,“肯定是天邪门的极端教义把梅……前辈变成那样的!”
  “小鸿知道天邪门的教义是什么吗?”杜凌云说。
  “我是从云仙网上看到的,说天邪门信仰一个并不存在的混沌大神,把盘古开天辟地后的世界看作是最世界,要通过各种手段,包括恐怖袭击,把人类世界重新改变为混沌世界。”吴鸿说。
  “果然邪门!但是梅开心既然是天邪门的人,后来怎么会产生格格不入的天道思想,难道他所谓的‘天道’就是混沌世界?”
  “云仙网说,正邪两道都有各自的‘天道’解释,邪道的天道是毫无规律的混沌世界,抵制一切有规律的事情。而正道的天道则是自然规律,与邪道截然相反。云仙网上还有对梅老前辈的分析,认为他的天道思想是正邪两道不同思想的畸形结合,既相信自然规律是正确的,又坚信混沌世界是完美的;只有通过对自然规律的维护和探索,才能更加接近于理想的混沌世界。他任何人类活动都使对自然规律的破坏,所以他会竭尽所能地干扰人们的活动。”吴鸿滔滔不绝地说。
  梅君华已经从痛苦中恢复过来,听吴鸿这么说,对云仙网的兴趣便更加浓厚起来,说道:“这个云仙网真的不简单,十有八九就是云仙门创建的。他们有没有说到我父亲的事情?”
  吴鸿回忆了一会,摇头说道:“没有明确提到梅伯父,不过却说了梅老前辈的结局,说他最终悟通了自己的天道,破空而去。据说他破空的时候,有个人一直在陪伴他,而他破空的消息就是这个人透露出来的。”
  “那个人是什么人,长什么样?”梅君华急切地问道。
  吴鸿摇头说:“可能是那个人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云仙网上没有关于他身份的描述。”
  杜凌云讶然道:“真有破空的方法?云仙网有没有对他破空的过程进行描述?”
  “没有,”吴鸿摇头,“但我估计可能是像坐化圆寂一样,只是说法不同。”
  梅君华怔怔地沉默着,杜凌云和吴鸿也陪她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梅君华拍了拍面前的电脑键盘l,向吴鸿说:“把这玩意儿破解吧!”
  吴鸿便用她的电脑连接到无人机“偷”到的网络,登陆云仙网下载破解工具,开始破解那个自我保护的机器兽智能系统。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59.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