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她这种身法比较有特点,主要在于三个诀窍,分别是‘快’字诀、‘柔’字诀、‘借’字诀。”当梅君华向吴鸿攻来时,杜凌云站在旁边做同步解说,“进攻时快进快退、柔软缠绵,主要目的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寻找敌人的弱点,最后给敌人以致命一击。那一击的诀窍就是‘借’,从身法上借全身之力,一击必杀。如果不能奏效,就会退往有利位置,准备下一轮进攻。”
  在杜凌云解说过程中,梅君华的身法愈加繁杂,攻击方式愈加诡奇,似是在赌气让杜凌云看不透她的本事。吴鸿在她的攻击下苦不堪言,只觉得眼前就像忽然刮起一阵龙卷风,风中毫无规律地飘舞着一件柔软的衣服。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自己手忙脚乱,胸口以上位置被梅君华的掌刀连续劈了几下,虽然梅君华并没有用力,但是由于她的攻击力重在借力,那种侵体而入的力道就像真的刀锋一般让他窒息。后来他醒悟到自己的目的不是跟她打斗,而是从她的身法和攻击中学习技巧。于是静心沉气,仔细观察梅君华的动作,任由她的手掌击打在自己身上各处位置。同时在领悟了一招半式后,使出他认为最有效的反击招式,看她如何反应。最后他竟然领会到她身法的动作轨迹,不由自主地跟随展动身体,也一样进退有据、诡奇怪异,就像是在跟梅君华跳双人舞蹈似的。
  “小鸿果然有悟性!”梅君华一边攻击一边笑道,“但你大哥少说了两个诀窍,你不由自主跟随我的身法展动,就是中了我的‘诱’字诀。最后让你看看‘变’字诀,仔细看好了!”
  梅君华的脚步忽然变乱,身体左摇右摆,就像一个舞者跟不上舞蹈节奏,把跳舞的氛围搞砸。若是一般人,肯定来不及改变已经跟她同步的身法,势必要破绽百出,被她轻易一击而败。吴鸿心思灵动,当听到梅君华说到诱字诀和变字诀时,立即领会到她的意思,早有了心理准备。只见梅君华的身法在电光石火的短暂杂乱后,忽然展开另一种与刚才格格不入的身法,绕着吴鸿身体半圈,双手交错击打,就像开满花朵的藤蔓一样卷住吴鸿身体。吴鸿只觉眼前一花,“花朵”突然来到面前,“花瓣”突然合拢,向铁锥一般向吴鸿脸上刺来。吴鸿潜意识里觉得她这一招并不是攻击他的脸,会中途下压,借助已跃在半空的身体力量,攻击他的胸口和喉咙之间的部位。这倒不是他能未卜先知,而是之前听过杜凌云对梅君华武功特点的描述,以及自己的数次观察,知道她的武功主要用在对付机器兽上,形成了一定的习惯。
  心念电转之间,吴鸿条件反射似的含胸拔背,将脸迎向梅君华疾攻而来的双掌,同时弓背跃起。两人现在的情形就像两只飞在半空的斗鸡,头对头地斗在一起,样子非常怪异,旁观的杜凌云差点被逗笑。如果梅君华的招式不变,必将击在空处,一个不好还会被吴鸿反击落败。谁知梅君华在不可能的情形下忽然临空扭身,变成仰面朝天,与吴鸿成面对面的状态。双手去势不变,随着身体的扭转,下压变为上按,终究还是击打在吴鸿胸口上。
  就在双掌碰上吴鸿胸口时,梅君华用上卸劲,把攻击变为举托,同时继续扭身安然落地。若那两掌实实在在地击打下去,梅君华的攻击力道和吴鸿的下坠之力合在一起,势必对吴鸿造成极大的伤害。在梅君华的举托之下,吴鸿也安然落地,只是落地姿势显得有点狼狈。
  “真是大开眼界啊!”杜凌云拍手说,“你以前怎么没跟我使过诱字诀和变字诀,现在却向初出茅庐的小鸿使出来?”
  “废话,我以前是在跟你斗,当然要有保留。”梅君华白他一眼道,“现在是在教小鸿功夫,当然要毫无保留。”
  吴鸿心知肚明梅君华从始至终都是处处留手,击打在自己身上的招式都被她自己化开,否则自己别说能撑到变字诀,连刚开始的快字诀都过不了。
  “大嫂太厉害,”吴鸿由衷地说,“如果不是处处让着我,我在第一招就趴下了!”
  梅君华对吴鸿的反应能力更加欣喜,却连连摇头说:“小鸿没有从小开始练武真是可惜了,否则到了现在这个年龄绝对是个高手。”接着又不停点头,“不过这也未尝不好,没有被既定的练武习惯框住,将来应该能够达到传说中的无中生有境界。”
  “无中生有?”杜凌云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脱口问道,“十几年前纵横无敌的邪人梅开心是你什么人?”。
  梅君华听到“梅开心”三字,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震,似是回忆起了某种往事。但她没有回答杜凌云,而是颓然抱胸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问题。
  “听说梅开心被杨责天逼得退出江湖,最后郁郁而终,究竟是怎么回事?”杜凌云皱着眉头说。
  “你别乱猜,实情可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梅君华不满地瞪着杜凌云。
  杜凌云还要追根究底,梅君华霍然转身朝庭院走去,边走边说:“别啰嗦了,快滚过来帮我淘米洗菜,要弄晚饭了!”
  见她的身影消失在庭院中,杜凌云才从感慨中脱离出来,转向吴鸿摇头笑道:“你知道梅开心是什么人吧?他怎么会有这么标致的孙女儿?不过君华确实有一种邪劲,我以前不明所以,现在才知道这是遗传。”
  吴鸿明白他为什么感慨,因为梅开心是江湖公认的丑八怪,骨瘦如柴,活像一副活的骷髅架,再加上他行事邪门诡异,所以在江湖上名声极坏。虽然他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大恶事,却也成为江湖追杀的目标,不但白道痛恨他,连**也欲除之而后快。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梅开心喜欢“坏事”,经常破坏黑白两道的好事,美其名曰“替天行道”。举例来说,当他看见某个帮会的人不小心伤害了一个小动物,他会选择在这个帮会聚会办大事的时候跳出来“主持公道”,让对方“对等偿还”。伤的是动物的腿,他就打伤他的腿;伤的是动物的眼,他就挖掉对方的眼。做事异常邪门,就像是个神经病。
  试想这种人能有梅君华这样的儿孙后代,告诉谁都难以相信。
  梅开心之所以能够随心所欲地捣乱,是因为他的武功深不可测,从没听说他败给别人。在他晚年时期,更是练成名叫“无中生有”的武功,听说达到了传说中的天人合一境界。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54.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要留言

1访客评论

  1. 顶一个先吧

    李孝民2015-12-21 22:18 [回复]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