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眼前的机器兽看起来像是个幼仔,跟一只成年狗差不多大小。三人看了,都有一种怪异感觉,觉得这头机器兽似乎是别的机器兽生出来的,但这是没有可能的。早在几十年前机器人关闭机器兽工厂后,已经没有新的机器兽被生产出来,直到恐怖组织偷偷开设工厂进行生产,机器兽的数量才开始逐渐增多。但不管是谁生产的,都会要求机器兽一出厂就拥有足够的能力,以便完成设定好的诸如挖矿、生产、探险等等特定需求。像眼前这种看上去很弱小的机器兽是不应该被生产出来的。
  “小鸿在这里看着它,”梅君华指挥起来,“我们两个一东一西去侦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机器兽。”说时自己朝东边潜伏而去,杜凌云也点头朝西边掠去。
  吴鸿伏在一棵大树下面的草丛里面,静静地观察前方的这头幼兽,心里却在回想着上午那场猎兽行动。在他的记忆中,确实没有这样幼小的机器兽,但他却想起一件怪异的事情。在转移猎兽场地的过程中,不断有机器兽从路边的树林中冲出来加入被围猎的机器兽行列,并且主动朝猎兽者攻击。大概在猎兽场地转移到这个位置时,吴鸿看见两只与众不同的机器兽成伴而出,竟是离地飞过来的,各有一对巨大的翅膀。这两头机器兽不但外观特异,而且行为也让所有猎兽者不解。它们飞来后不仅向猎兽者攻击,更向那满地乱窜的机器兽群体攻击,身上所有能活动的肢体都成为攻击武器。大概有三四个人和两头机器兽成为它们攻击下的牺牲品。但它们最后还是没有逃脱所有机器兽的命运,在猎兽者愤怒的刀枪攻击下一死一伤,体型较小的那头机器兽负伤逃回树林内,估计也活不了多久。
  如今看到眼前这头幼小的机器兽,他突然涌出这头机器兽是那两头已死已伤机器兽的幼仔的荒唐感觉,尽管这是不应该存在的事情。
  杜凌云先一步侦察回来,告诉吴鸿没有其他机器兽,并让吴鸿准备自己对付这头小机器兽,当作锻炼自己。两人等了一会儿,梅君华才回来,脸上表情有点怪异。
  “没有活的机器兽,”梅君华摇头说道,“但是有一头已死的机器兽躺在那里,我检查了一下,这头死机器兽非常奇怪,跟我以前见过的都不同。最怪异的地方是有一对翅膀,但却有四只脚,体型又庞大,跟身体小巧的机器鸟不同。”
  “谁会制造这种没有用处的飞行机器兽?”杜凌云皱眉道。
  “那可不一定,以前机器人都是用车辆和飞机运送机器兽,都是大规模运输,现在那些恐怖组织不会明目张胆地运输机器兽,可能会设计这种会自主飞行以便飞跃障碍的新型机器兽。”梅君华一边思索一边说。
  “也许你说的对,”杜凌云盯着梅君华,“但你好像在担心什么,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有一种感觉,那头死在那里的机器兽可能是雌性。虽然机器兽并不是生物,也没有性别,但是那头机器兽却有跟雌性生物相似的生殖器官。”
  “不是吧,”杜凌云失笑道,“难道那些生产机器兽的家伙希望机器兽自己生儿育女?”
  “眼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梅君华指着眼前那头正在低头刨挖地面的小机器兽,若有所思的说。
  吴鸿这时说道:“那头机器兽是被猎兽者打伤的,当时还有另一头体型较大的飞行机器兽。”接着把上午猎兽时见到的怪异现象告诉二人。
  “如果真的如此,那么那两头已死的机器兽可能是一雄一雌的‘夫妻’,而这头小型机器兽则是它们的幼仔。”梅君华说话的语气虽然平静,但脸上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
  “别管那么多,先把这个小机器兽杀掉再说。小鸿,上!”杜凌云命令吴鸿。
  “我想试试把它活捉,不想杀死它。”吴鸿说。
  “先看看你能不能斗过它再说,说不定凭你的本事根本留不住它。别废话了,让我看看你战斗时有什么特点,然后才能因材施教。”杜凌云催促道。
  吴鸿猫起身体,缓缓向幼兽逼近,到离幼兽只有十米左右距离时,他不急于上去攻击,而是伏下身体仔细观察,寻找攻击角度和路线。幼兽还在低头刨挖地面,此时已经挖出一个小坑,似乎正在嚼食刨碎的石子,以便消化里面的矿物元素。此刻它的视力被碎石和草丛遮挡,看不见周围动静。但吴鸿不敢贸然现身,因他知道有些机器兽不仅仅只有头部两只眼睛,可能在身侧、身后多个方向装有感应器。他决定用声东击西的方法,先把幼兽的注意力引到别的方向,那样即使它有周身感应器,但限于应急处理能力,它对周围的感应能力会降低,那时吴鸿就可以迅猛扑出进行攻击。
  他在身下拣拾一块石头,认准幼兽右前方的一个地方,将石块掷出。幼兽果然被石块落地时发出的声音吸引,猛然抬头看着那个方向,四肢做出蹲伏欲扑的姿势,背上两个原本不明显的小翅膀半张。吴鸿看出来它的反应动作是准备朝石头落地的反方向逃窜,那正好是吴鸿埋伏的地方。不等幼兽产生进一步反应,吴鸿脚下用力,借劲窜出,扑向幼兽。
  幼兽的反应速度超过吴鸿的想象,当吴鸿还扑在半空时,幼兽快速回头朝向吴鸿,张口怒吼。看到这一幕,吴鸿脑中突然回忆起上午的猎兽惨景,那些机器兽的凶猛情形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由得从空中堕地,前扑的气势大打折扣。
  幸而这头幼兽没有受惊逃离,而是猛然朝吴鸿窜来。也许是幼兽感觉到吴鸿这个来犯之敌的惧意,便放弃了第一反应的逃离计划,转而对吴鸿进行攻击。
  “小心,这机器兽会攻击人!”后面跟随而来的梅君华失声叫道。通常情况下,机器兽都不具攻击性,只有在左冲右突的情况下对人造成间接伤害,而不会主动攻击人。但是梅君华不但在很久以前见过机器兽主动攻击人的事情,之前又听过吴鸿对这次猎兽行动的描述,所以对机器兽的攻击行为特别留心。
  说时迟那时快,吴鸿早已与幼兽斗在一起。只见幼兽猛然一口咬向吴鸿,被吴鸿闪身躲过。接着幼兽两只前腿朝吴鸿猛踢,双翅向着吴鸿狂扇。吴鸿虽然一开始有点畏惧心理,但此刻已经静下心来,又见这头幼兽并不像之前看到的机器兽那样凶悍猛烈,于是信心大增。只见他快速闪到机器兽身侧,用右手手臂撑挡幼兽挥来的左翅,左手一拳迅猛击往幼兽脖颈。之前听杜凌云和梅君华谈话时说过,机器兽的喉咙位置通常是它们最脆弱的地方,因为那里由于需要经常吞咽矿石,活动关节非常多,相对的护甲就非常薄弱。只要破坏掉那里的护甲,即可长驱直入切断深藏在里面的电子中枢神经系统。
  吴鸿左右手几乎同时接触到机器兽,只听“啪啪”两声,吴鸿双手和机器兽结实地撞击在一起。两处酸痛的感觉从双手传来,吴鸿赶紧扭身窜到幼兽尾部位置,既躲避它可能紧随而来的反击,又堵住它可能准备逃窜的退路,并准备在双手从麻木状态恢复后进行下一次攻击。
  但幼兽不像吴鸿想象中的那样强悍,在他那一拳打击下身不由主地朝后跌退,同时发出一阵像是哀鸣的叫声。吴鸿见状豪情大增,双脚跺地窜起,靠盔甲反馈的提纵力量轻松跃到幼兽头顶,然后双腿一夹,猛然跨在幼兽脖子上。
  幼兽被制,疯狂摇头摆尾,双翅朝脖子上的吴鸿猛扇。吴鸿没想到它的翅膀这么灵活,被翅膀扑打了几下,后背火辣辣地疼。幸亏有盔甲保护,否则肯定肉绽骨折。
  吴鸿死死箍住幼兽脖子,使劲下压,力图把它压服在地上。同时双手朝幼兽头部猛击,想要把它击昏。机器兽和生物不同,它们所谓的昏厥或者死亡,其实是智能系统过载死机或者被暴力破坏,导致失去运行能力。吴鸿的目的就是先让幼兽智能系统过载,把它生擒后再想办法让它苏醒。
  幼兽的智能系统中运行的智能程序此刻肯定处于混乱状态,全身能够活动的关节都失去协调性,就像一个神经质一样胡乱颤动。一些相对脆弱的部件在自己的四足和翅膀击打下断裂落地,响起一阵阵哐啷啷的清脆声响。最后幼兽终于不支,颓然倒地。
  “好小子,你的招式也太没有章法了!”杜凌云早已掠了过来,大笑着说。
  “这样也好,把它捉回去研究研究。”梅君华蹲在伏在地上的幼兽头部位置,摸察着幼兽身上那些比普通机器兽更精细的金属零件。
  “先回去把那辆破车开来。”杜凌云说。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51.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要留言

1访客评论

  1. 谢谢博主,博主太好人了

    李红梅2015-12-21 19:38 [回复]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