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这个故事是杜凌云和梅寡妇一起告诉吴鸿的。两人的故事版本存在诸多冲突,比如杜凌云说老子只是假装被骗,实际上早就知道梅君华在弄虚作怪;而梅寡妇却说当时杜凌云活像个傻子,被她玩弄于手掌心。尽管如此,吴鸿还是在心里整理出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公正的版本。
  梅寡妇名叫梅君华,在跟杜凌云在一起之前她一直埋名叫梅花,直到认准了要让杜凌云跟定自己后,才告诉他自己的真名。据说那是一个在猎兽者中非常有名气的名字,但杜凌云却从没听过。
  由于心情转佳,同时也因为那一锅菜实在是糊得不能吃了,于是杜凌云心甘情愿地带着吴鸿跟随梅君华“回家”去吃饭。
  “风云会都是一帮杂种,”吃饱喝足后,梅君华开始数落起来,“包括这个杜野人!”
  “大哥别说二哥,”杜凌云回敬道,“你们猎兽者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给评评理,你觉得风云会怎么样?”梅君华不理杜凌云,转向吴鸿说话。
  从刚才听到的故事中,吴鸿对这个梅君华有了一种立体印象,觉得她除了说话粗声大气外,其他方面绝对属于一流。美貌和武功且不说,单单智慧这一项就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连杜凌云都被她算计了。这种人说话通常不会无的放矢,她说风云会是杂种,应该不会是简单的发发牢骚。
  “杜大哥对风云会有感情可以理解,毕竟在里面摸爬滚打出来的。但是……”吴鸿揣摩梅君华的意思后开始表达自己的见解。
  “哎呦,没看出来你小子真会说话,以后就叫他大哥,叫我大嫂!”梅君华满面笑容地说,“但是什么呢?”
  “但是大嫂也应该理解大哥,人之常情嘛。”吴鸿原本要说的“但是”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看到梅君华一心要降住杜凌云,便有心为杜凌云抬抬面子。
  “你小子言不由衷,”梅君华显然懂得吴鸿的心思,笑骂道,“快接着说!”
  吴鸿这才正容说道:“据我所知,风云会原本是由多个帮派联合而成,跟其他帮会相比,风云会的权力并不完全集中,会长的很多权力会被下面的帮派架空。只是杜大哥在位时,由于手段强硬,暂时压制了下面人的权力欲望。但这也正是杜大哥最终面临排挤的原因所在,他们一直在等待夺回权力的机会。”
  杜凌云缓缓点头,陷入了沉思。
  吴鸿继续说:“与其说风云会是一个帮会,不如说是众多利益团体凑成的临时大团体,以利而合,也以利而分。杜大哥离开后,据闻风云会已经名存实亡,会中能说话的都是下面的帮主,没有一个统一的话事人。”
  杜凌云抬起头来盯着吴鸿,眼内厉芒若隐若现,显然是勾起了以往的爱恨情仇。
  梅君华插嘴说:“而且那几个帮主都是人面兽心,跟他们为伍真是拉低了自己的档次!”
  吴鸿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便笑着接着说:“风云会现在最需要的是一种自下而上的革命,而不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因为已经没有‘上’了。杜大哥即使出山打回风云会,夺回了会长位子,也没有资源和力量去进行改革,一个弄不好还会再次被排挤。”
  杜凌云忽然一掌拍在桌上,震得桌上杯盘东倒西歪。然后只见他仰头哈哈笑了一阵,又一巴掌拍在吴鸿肩膀上,笑道:“本来是我要说服你跟我,没想到你现在反倒来说服我。好,很好,老子就遂了这婆娘的心愿,不再出山了,着力培养你小子!”
  梅君华眉开眼笑,把倒下的杯子重新扶正,倒满三杯酒,然后举杯说道:“一是为这野人终于养熟成为‘家人’,二是为你杜大哥得到小鸿这么好的小弟,饮尽!”说完一口干了杯中酒。
  吴鸿心里翻江倒海,从杜凌云要自己跟他开始一直到现在,他心中一个宏大的目标在慢慢形成。还在做小混混的时候,他就有了大梦想,但那时的梦想只是不切实际的空想,并不知道要怎么去做才能实现梦想。当昨天中午那些猎兽者招聘他做后勤人员后,他才模糊地想要通过猎兽者的途径来发展自己,谁知那场惨烈的猎兽行动又把自己的希望打回了梦想状态。杜凌云的出现给了他一丝希望,然后随着对杜凌云和梅君华的认识加深,那一丝希望逐渐变大,至此便终于把希望变成行动,决定以此为契机发展自己。
  现在这个社会就是一个由江湖帮派利益交缠的世界,想要出人头地,就要在江湖中游刃有余。对于吴鸿这样的底层小人物来说,需要靠自己的资质和机遇来慢慢向上爬,有时候机遇甚至比资质更重要。而眼前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不但有杜凌云这样的会长级别的人物的培养,更有梅君华这样的猎兽老手的教导。如果不抓住这个机遇,以后也许就永远没有希望了。
  百花山是一个避世安居的好地方,外面的机器世界很少能影响到这里。但是最近这里的机器兽突然多了起来,而且原本跟乡民进水不犯河水的机器兽们竟然主动攻击人类。其实不仅仅是百花山的机器兽变多了,很多其他地方的机器兽的数量也在短时间内大量增长。今天上午的猎兽活动虽然在百花山范围内,但离这里很远,乡民们都不知道有那么一场惨烈的行动。
  听完吴鸿对本次猎兽行动的描述后,梅君华兴趣盎然,从一个有经验的猎兽老手角度来对这次已完成的猎兽行动进行指点,其间又跟杜凌云为了一些技术性问题争论了一番。
  热闹议论一阵后,杜凌云和梅君华逐渐意识到一个可能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机器兽为何突然表现出一种只有真正生命物种才拥有的报复行为。
  “很显然,机器兽已经进化,可能真的拥有了生命!”梅君华担忧地说。
  “上次咱们杀机器兽是在三个月前,”杜凌云回忆说,“杀了三四头,没有一头具有类似的智能。”
  “也就是说这些家伙在短短三个月内突然拥有了生命智能!”梅君华忧虑的神色越来越浓。
  吴鸿不解道:“机器兽的智能性不是一直很高吗?”
  “小鸿你有所不知,”梅君华解释道,“机器兽其实就是一堆机器,它们的智能性只是人工智能,还没上升到生命智能的程度,跟机器人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机器兽拥有生命智能,就相当于是机器人了,那人类杀机器兽就属于犯法,猎兽者这一行看来干不下去了。”
  “可笑,”杜凌云突然冷笑道,“人类自己的法律被随意践踏,却要小心翼翼地遵守机器人的法律。”
  “谁叫咱们人受机器人管呢!”梅君华没好气地说。
  “好了,不说这些伤脑筋的话了。小鸿你跟我出去转转,看有没有现实的案例可以教你功夫。”
  杜凌云说时站起来,穿上盔甲,拿了一些弹药装在盔甲后背的微型储物箱中。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吴鸿正要跟着出去,梅君华叫住他,说:“你身上这副破烂不管用,跟我来!”,说时把吴鸿带到后屋的一个储物隔间中。吴鸿看见里面放了几副盔甲,除了一副男性盔甲外其他都是女性的。梅君华让他穿上那副男性盔甲,武器配备比杜凌云身上穿的多了一把步枪,跟长刀交叉背在身后。接着梅君华自己选了一副女性盔甲,也穿在身上。
  “走,看大嫂的本领去,比你大哥强多了!”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47.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