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梅寡妇是百花山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当初从山外嫁过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一只凤凰落在了大山里,顿时把百花山里的百花都压了下去,成了一朵最美丽的花儿。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结婚不到一年,丈夫却一病呜呼,公公婆婆也在随后的两三年中相继去世。不知是丈夫的原因还是自己的问题,结婚后那么久都没有怀孕,所以膝下无子女,成了寡妇后的日子过得很孤单。
  后来她才知道丈夫的病是这里常见的一种怪病,病因不明,也不会传染,得病的人会在显露病情的时候开始备受折磨,最终身体腐烂而亡。就好像这个人天生寿短,到了命中注定的死亡时间就正常死亡了似的。这里平均每年都会有一两个人因此而死亡,所以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病而不是个别特殊现象。但整个百花山的所有人都对此讳莫如深,并不会主动谈论这个病。
  那一天梅寡妇在河边浣衣,被一群泼皮无赖尾随跟踪。那些泼皮见左右无人,便扑上去把梅寡妇按倒在河岸上,要强暴她。梅寡妇虽然是个娇滴滴的美人,但力气极大,似乎是个有些拳脚的人,否则早就被那些无赖侮辱了。但这一次泼皮们吸取了以前“单打独斗”被她抗拒后不能成功的教训,大家合计一起把事情做成。
  谁知道这个梅寡妇竟不是简单人物,而且随身带着刀子,当时就起了杀意,三下五除二把无赖们杀个干净。杀完人后,梅寡妇脱尽身上的衣服,跳在河里把身上的血渍洗净,决意离开百花山。
  没想到的是,从她杀人到脱光衣服洗澡的整个过程都被一个人偷窥了。那人慢条斯理地走到河边上,盯着河里的梅寡妇说:“我也想**你,怎么办?”
  这人穿着一身盔甲,头发蓬乱,胡子拉碴,浑身伤痕累累,脏兮兮的。看起来像是个一百年没吃饭的饿鬼,又像个一千年没上过床的穷汉。但梅寡妇没敢瞧不起他,因为这个人浑身透着一股劲,一股随时会杀人的狠劲。
  “你是野人?”梅寡妇笑着说,手脚在水里拨弄水波,很惬意的样子。
  “野人?”那人讶异地说,接着他走到水边,低头看水里自己的样子,然后哑然笑道:“确实像个野人。”
  “要不要也下来洗个澡?”梅寡妇媚笑着说。
  “好!”
  那人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的盔甲和衣服脱净,然后扑通一声跳到水里,自顾自地洗起来。
  待到洗得差不多时,那人才再次看着梅寡妇,像聊家常一样开始聊天起来。
  “你做过猎兽者?”那人问。
  “你怎么知道?”梅寡妇皱着眉头,满含戒心。
  “从你杀人的样子可以看出来。你杀那几个人时,每刀都要巧妙地削到他们的喉咙以下,有时候即使可以一刀直取胸膛,也要展动身法去找他们的喉咙部位。不但如此,你每刀入喉,都要弯臂抵住刀背,滚转身体压刀入体,以便增加刀锋的速度和力量。对于杀人来说,这些都是多此一举的;但是对于杀机器兽来说,却是最恰当的方法。机器兽的喉咙是他们最脆弱的地方,但那里也有厚厚的钢铁甲壳保护,所以要用力去杀。”
  梅寡妇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洗完澡后突然之间变帅了的男人。
  “不过,你却又有点不像猎兽者。”那人继续说。
  “这怎么说?”
  “每个猎兽者在猎杀机器兽时,都有一种毫不掩藏的杀意,但你刚才杀人时有太多犹豫。”
  “废话,”梅寡妇又皱起眉头,“杀人犯法,当然要犹豫!”
  “据我所知,大多数猎兽者都杀过人,他们有时候比黑社会还要狠毒。”
  “据你所知?也就是说,你不是猎兽者?”
  “我是黑社会!”那人说时露出一口黄牙,贼兮兮地笑起来。
  “我知道你是谁了!”梅寡妇作出一副恍然的样子。
  “我是谁?”
  “**就是个野人!”
  梅寡妇说时从水里窜出来,跑到岸上,快速穿好衣服。然后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狠命朝水里的那个“野人”砸去。接着转身就走,边走边喊道:“杜野人在这里,你们快来追杀啊!”
  那人听到她说出这句话,条件反射似的窜出水面,也不穿衣服,随手从地上盔甲上抽出手枪,指着梅寡妇的后背,叫道:“你再叫一声,我就喂你一颗子弹!”
  梅寡妇立定,然后以一个曼妙的姿态回身笑道:“你要是有胆量**我,就到我家来!”说完就那么悠然地走了。
  回到家后,梅寡妇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站在屋里,似乎是在等待那个“野人”。那“野人”真的跟来了,来时就像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主人似的,大方地坐在门口,堵住梅寡妇的出路,就像一个丈夫要阻止妻子回娘家。
  “你怎会知道我是杜凌云?”他问道。
  梅寡妇像泄气一般坐在床沿,先是幽幽叹了一口气,才回答道:“风云会为了杀你,找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猎兽者,赏金出得很高。我虽然没见过你,但是通过从风云会得到的影像资料,我把你研究了个通透。所以你现在即使真的变成了野人,我也能把你认出来!”
  杜凌云听了,缓缓站起,右手探向大腿外侧的短枪,作出准备战斗的姿势。然后说道:“动手吧!”
  “动手个屁!”梅寡妇恨恨地说,“风云会那帮兔崽子连我都追杀,我为什么还帮他们?”
  “他们追杀你?”杜凌云愕然。
  “嗯……是这样的,”梅寡妇犹豫着说,“我骗了他们的定金,然后躲了起来。”
  “你骗他们?”杜凌云啼笑皆非。
  梅寡妇双手抱胸,然后又用一只手撑起下巴,接着又摆了摆双手,一副烦不了的样子说:“在收他们定金前我早已不做猎兽者了,本来想找个地方过个安定幸福的生活,但是手头缺一些钱,所以……”
  “靠,”杜凌云大笑骂道,“若我还在风云会,也会宰了你这个浑水摸鱼的娘们!”
  梅寡妇神秘一笑,然后缓缓朝床上躺下去,媚笑道:“你还想不想**我?”
  杜凌云一直被人追杀,在男女之事上也一直隐忍,此刻哪里能忍住,霍地跨进屋里,反身把门关上。
  “但我有个条件,你如果不答应,我就是自杀也不会让你遂心如意!”梅寡妇说。
  “说!”杜凌云正在脱衣服。
  “这个山区有个老式的核裂变辐射源,每年都会害死人,我要你陪我找到并销毁它。”
  “没问题!”杜凌云喘着粗气说。
  “但这可能要花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完不成任务你不准离开这里!”
  “要不了那么长时间!”杜凌云已经走到床边,准备腾身而上。
  “你答不答应?”梅寡妇催促着说。
  “成交!”说时,杜凌云猛地扑在梅寡妇身上。
  接下来的日子,杜凌云和梅寡妇就像夫妻一般成双成对。山里的乡民们一开始对梅寡妇冷嘲热讽,特别是男人们。但他们无非是因为自己没得到梅寡妇的青睐而感到不公平。时间长了后,大家见杜凌云确实算是个人物,能够配得上梅寡妇,也都渐渐看开了。
  寻找核辐射源的任务不像杜凌云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他和梅寡妇一起找遍了整个百花山,始终探测不到核辐射的影子。如果不是因为山里确实经常有人因为核辐射症状而死亡,杜凌云会认定梅寡妇是在欺骗他。到后来,当杜凌云从身心两方面都离不开梅寡妇的时候,才被梅寡妇告知自己真的被她骗了。
  核辐射源确实曾经存在,但早已被梅寡妇销毁了。她丈夫就是因为某次不小心靠近这个辐射源而被辐射,并最终死亡。这里的乡民文化程度都很低,即使有个别有文化的,却只知道核聚变而不知那种古老的能够放出致命辐射的核裂变。所以大家都把那种病看成一种无解的怪病,找不到真正的病因。梅寡妇后来渐渐怀疑到核裂变上面来,并最终在山里找到了辐射源,在采取了多种安全措施的前提下销毁了辐射源。
  尽管被骗,但杜凌云却感到自己没法责怪梅寡妇,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已被时间改变,心内多了一种温暖。梅寡妇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留下他,做自己的丈夫。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43.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