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刀剑翻飞,枪弹怒吼,钢屑泼洒,天地变色。
  然后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大地上躺着数十具机器兽的尸体,几个幸存的猎兽者默默地在那些尸体上取下智能芯片。为了这些战利品,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是吴鸿参加的第一次猎兽活动,而他成为猎兽者的时间,还不足二十四小时。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小人物,正在为找一份能吃饱饭的工作而烦恼。昨天中午时分,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猎兽活动中做搬运物资的苦力活。
  虽然所有参与猎兽活动的人都可以称作猎兽者,但猎兽者却分三六九等,有指挥整个行动的猎头,有负责攻击的猎锋,有负责守护的猎卫,也有负责情报的猎侦。以上都是可以跟机器兽正面交锋的真正猎兽者,唯有临时招募的后勤人员可以不与机器兽正面接触。后勤人员直接受到猎侦人员指挥,根据战场形势补充物资供应。后勤通道的安全则由猎卫们负责。
  做后勤虽然不是什么体面的工作,但是却有着比其他工作更高的报酬。因为这份工作不但要卖力气,更要卖命。一场猎兽活动下来,身上都会皮开肉绽,又累又伤。
  但是这一次出了一个大纰漏,原本估计的十几头机器兽忽然变成了一百多头。那些机器兽们就像从地下冒出来似的,眨眼之间就把猎兽者的包围圈撕碎。更加让人不解的是,机器兽似乎变成了狂怒的复仇者,在猎兽者的刀枪攻击下不但没有惊逃,而且还追着猎兽者进行反攻击。最后竟然导致十几个猎兽者死亡。
  对于猎兽者们来说,这是一次骇人听闻的惨烈行动。
  通常情况下表现优良的后勤人员会被猎兽者们吸纳,正式成为猎兽者一员,从猎侦或者猎卫做起。但是这一次行动导致几乎所有后勤人员牺牲,唯一活着的只有吴鸿,但他现在不但外伤累累,内心也被这次惨烈的经历震慑,陷入了呆傻的状态。对于一个首次参加猎兽活动的人来说,这种状态几乎都会造成后遗症,不适合继续做猎兽者。
  “别傻站在那儿,快滚过来抬死尸!”
  喊话的是一个体型彪悍的猎兽者,在本次行动中充当猎锋。坚强的外表难掩惨烈行动后的疲倦,把吴鸿当作怒气发泄的对象。
  “由他去吧,他不是猎兽者!”
  猎头向那个猎锋摆摆手,充满血丝的双眼显露出更多的疲态。
  吴鸿就那样呆呆地站在那里,就像观看慢镜头电影一样看着猎兽者们的动作。他们默默地打扫战场,默默地搬运战友尸体,最后默默地开车远去。
  这次又搞砸了,吴鸿心想,为什么我每次都会把事情搞砸?他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次向某个猎锋补充弹药时,由于面对狂猛袭来的机器兽心生恐惧,没有及时把弹药补充到位,导致那位猎锋在一头巨型机器兽的攻击下牺牲。然后自己所在的后勤阵位被机器兽们毫无阻挡地冲击,除吴鸿外的所有人,包括猎卫和后勤,都当场惨死。如果当时自己勇敢一点,至少可以减少伤亡。
  但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忘记。
  “你做得很好!”
  说话声在身旁响起,吴鸿这才惊觉身边站着一个人。似乎这人早已来到吴鸿身边,只是因为吴鸿刚才陷入痴呆状态,没有像正常状态那样感应到周围情况的变化。
  “只有你活着,”那人继续说,“这就证明了你的能力。我从头到尾观看了这场猎兽行动,你们这些临时招来的后勤中只有你表现得最勇敢,所以你最终活了下来。”
  “我表现勇敢?”吴鸿好像听了一场笑话般自嘲地问道。
  “你在整场行动中总共向六位猎兽者补充了二十次武器和机件,与三十头以上的机器兽擦身而过,期间更向三头机器兽进行有效的攻击。相对来说,其他后勤只知道躲在猎卫的身后,等待猎卫们扫清障碍才懂得继续补充资源。”
  吴鸿感到很吃惊,这个人怎会对战场形式这么清楚?当时战斗场面非常混乱,场地也随着机器兽的左冲右突而更换了好几个地方。这个人不但一直紧追着变化无方的战场,而且冷静地观察战场中每个人的表现。他有什么目的?
  只见这人像猎兽者一样穿着一身盔甲,背后背着一把长刀,右腿外侧挂着一把短枪。体型瘦削,面容冷峻。头发蓬乱,胡茬满面。盔甲上伤痕累累,露出在外的肌肤显出一道道血痕。似乎是刚刚经历一场长时间的战斗,还没来得及休养。
  “你是谁?”吴鸿问道。
  “只要你肯跟我,就会知道我是谁。”那人淡淡地笑道。
  “为什么要我跟你?”
  吴鸿皱了皱眉头,他现在根本不想跟着任何一个猎兽者。勇敢也好,懦弱也罢,自己根本就不适合干这一行。勇敢不能当饭吃,最要紧的是抓紧时间找另一份工作,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赔了夫人折了兵,不但卖了命还拿不到报酬。
  那些惨不忍睹的猎兽者们还会依之前的承诺把报酬打给自己吗?希望十分渺茫。
  “你先跟我去吃一顿饭,然后听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听完故事后再决定跟不跟我。”
  “我……”吴鸿想要拒绝,但肚内咕咕作响,心想就随他去吃饭听听故事又如何。便答应道:“好吧!”
  吴鸿本以为他要带自己去找一家饭店,谁知却带着他往深山里面走。吴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刚要推辞离开,却听那人说一声“到了”,停在一个山洞口。
  “在这里吃饭?”吴鸿皱眉说。
  “这是我现在的家,”那人笑着说,“当然要在家中请你吃饭。随我进去吧,虽然没有城市中那样的珍馐美味,但我弄的都是山中的野味,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洞内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样黑暗,里面靠洞口的位置用石块垒砌了一堵墙,只留着一扇窄小的门供出入。当门被关上时,便隔绝了内部“房间”的灯光。进了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恍如凌乱车间的空间,入眼尽是散落各处的机械零件,地面和洞壁上糊满机油,发出刺鼻难闻的味道。靠里的位置看起来是生活起居空间,左边是一张用木桩搭成的小床,右边是一个简单的灶台,油迹斑斑。整个洞室靠一盏吊灯提供光亮,连着吊灯的电线通往一个靠着角落的机器,看上去像是小型核电池。
  整个洞窟充满着原始和现代混杂的怪异气息,似乎住在这里的是一位现代山顶洞人。
  直觉让吴鸿感到那人不简单,便又冲口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走到灶台边上,打开电磁锅开关,开始生火造饭。一股诱人的肉香从盖着的锅里传来,引得早已饿得晕头转向的吴鸿馋涎欲滴。
  “我姓杜,这里的乡民都叫我杜野人。至于以前,”他陷入了回忆,“别人都尊敬地称我为杜会长!”
  “杜会长?你难道是……”吴鸿隐约觉得自己该对这个称呼很熟悉。
  “风云会的会长,以前是,现在也是!”杜会长忽然露出一种愤怒的表情,眼放厉芒。
  “你是杜凌云?”吴鸿吃惊地睁大眼睛。
  虽然吴鸿只是一个小混混,但是对几年前风云会追杀前任会长杜凌云的轰动事件,还是非常熟悉的。那是一场在正道人士看来像足一场闹剧的黑帮仇杀行动,当时人人都乐见风云会因内讧而造成的元气大伤,不再像以前那样有足够实力欺压正道会社。
  杜凌云停下烧饭弄菜的动作,转头盯着吴鸿,一字字地说:“你害怕我?”
  吴鸿纵然胆大,但是面对着这个双眼放出狠毒光芒的**大佬,不免胆战心惊。他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准备夺门而逃。
  科幻武侠小说《人兽机器》,查看章节目录
  本小说正在起点连载,点击这里阅读后面更多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41.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