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二十、

郑芳听到吴羽的尖叫,赶忙朝自己卧室跑去。到了洗手间,才知道吴羽发现了那个头颅。她赶紧上去抱住惊慌的吴羽,安慰他说:“别怕……”

“那是克隆的,”等吴羽镇静下来后,郑芳开始解释,“克隆我的头部。它没有生命,没有大脑,只是一些肌肉和神经组织,所以你不要害怕……

“自从那次见到你后,我突然想要把自己的脸恢复到以前的样子,”郑芳用最温柔动听的声音抚慰吴羽,“所以就用自己身上的细胞克隆了这张脸,准备移植到我的脸上。”

“上次在虚拟世界见到的你,是真正的你,还是……这颗头?”吴羽已完全镇定了下来,趁着问话时,慢慢挣脱郑芳的怀抱。

“是我,是真正的我!”郑芳急着解释。

“但是,这颗头在里面,你怎么使用这个设备呢?”

“噢,哈哈……”郑芳竟然大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我脑中有量子芯片,随时都能进入虚拟世界,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自从那次……”

她忽然停止说话,也停住了笑。吴羽发现她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他能够看出她的脸在慢慢形成一种怒容,似乎是想起了一件令她恼火甚至恐惧的事情。

“我的脸就是在这里面被毁掉的!”郑芳的声音变得沙哑,说话时像是在咬牙切齿。

两人沉默了很久。吴羽实在没想到她的脸是被这个盒子毁容的,也就是说这个盒子不仅仅可以让人进入虚拟世界,还能够克隆人的头部,还能够毁掉人的面容。他想到自己天天躺在这个盒子里,让那个头盔包住自己的脸,说不定哪一天也会被它毁容了。想到这个,他也颤抖起来。

“为什么?”

吴羽是想知道这个盒子为什么能毁容,但郑芳以为他在关心自己。看到吴羽也在颤抖,她更以为他的关心到了感同身受的地步。她毕竟是个女人,从某种程度来说还是个女孩子,更是一个长久以来缺少关心和同情的可怜人,所以她不可抑制地伤心、啜泣、痛哭起来。她无力地投入吴羽怀抱,脆弱得连哭诉的力气也没有。

吴羽扶着郑芳回到卧室中,让她坐在床沿上,自己却陷入了沉思。从那个让他现在感到恐惧的盒子,想到他一开始从盒子中苏醒的情形,再想到以前在地球上的往事。但那些往事太模糊,有时候甚至感觉没有一点切身感,就像是别人的记忆而不是他自己的。于是他又往后回想到那个盒子,回想到通过那个盒子进入虚拟世界,看到当时正在偷窥他的蕊蕊。然后想起了在那蓝天白云、绿柳红花围绕的草地上,他和蕊蕊在一起的情形。想到这里,他便强烈地想要回到虚拟世界,想要再次见到蕊蕊。

“要是能永远待在虚拟世界该多好!”吴羽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感叹。

“你真的这么想吗?”郑芳忽然抬头盯着吴羽。

吴羽从她那张脸上看出了一种欣喜,似乎她刚才的伤心和痛苦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就怕虚拟系统修不好了……”吴羽这句话其实是在提醒她,该维修虚拟系统了。

“跟我来!”郑芳快速站起,拉着吴羽的手走出卧室。

实验室中的设备都已经启动,与卧室相对的那一面墙上有一个较大的显示屏,屏幕上显示着两块内容。右边那一块显示着各种各样的读数,各种数据在上面飞快地变换着;左边那一块显示的是一颗蓝色星球,看上去就像故乡地球一样。左屏的左上角有一行比较大的文字:“移民目的地:新地,盘古星系第四行星,当前距离38光年……”其他三个角落用较小的文字显示着各种数据,大概是新地星球的大小、轨道、结构等等。

“我们的虚拟世界就是按照新地模拟的,但是新地的这些数据大多是推测,人们现在只知道它跟地球一样适合生存。他们为这个星球激动了几十年,最后忍不住了,决定进行一次移民实验。这次移民是一次毫无把握的冒险,要想平平安安完成移民任务几乎是不可能的,将会有非常大的牺牲。但他们不在乎,因为移民本身就是牺牲品……”

郑芳滔滔不绝地介绍着这颗星球,但当她说到这里时突然顿住。因为她醒悟到吴羽的移民身份,害怕关于移民的真相使他痛苦。尽管她早已准备把所有真相告诉吴羽,但她拿不准什么时候说才好。也许应该等他完全接受了郑芳自己,那时候再慢慢告诉他。

“为什么?”吴羽已经非常惊讶。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成为牺牲品,绝不会。至于为什么,我以后再告诉你。现在,”郑芳岔开了话题,“我们先维修虚拟系统吧。”

吴羽还想问为什么,但郑芳已走到朝向球体中心的那面墙边,正在打开那套落地窗帘。

从正在打开的缝隙中,吴羽看到窗户外面,或者说球心内部,有蓝白色的波浪在翻滚。等到窗帘全部打开,才知道那是一个发光的球体,看上去就像一颗蓝色太阳。

“它就是圆圆!”郑芳笑道。

“虚拟系统就是它运行的吗?”

“是的,”郑芳的笑意充满了自豪,“虚拟世界中的一草一木都是它完美的计算。从最玄妙的波弦到基本粒子,以及原子、分子,再到宏观的无机物、有机物,最后形成完美的生态系统,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真正的世界,不仅仅是模拟而已。”

“真的吗,”吴羽瞪大了眼睛,“如果是真正的世界,我们永远待在里面应该没问题吧?”

“完全没问题!”郑芳骄傲地说。

“但它出了什么问题呢,我们要怎么修理它?”

“唔……”郑芳的骄傲似乎受到了一点点打击,“它没问题。我们不是修理它,而是要查看一些信息,然后从这些信息中把问题找出来。”

“怎么查看?”

“你用这台电脑,”郑芳指着身前一台电脑,“我给你权限。”

这台电脑跟平常的不一样,它没有手动的输入设备,只有一个像耳机又像头盔一样的脑控设备。吴羽带上这个脑控设备后,电脑自动打开一个登录界面,却不需要输入密码,那上面显示着一个进度说明。

“正在获取用户特征……”

“正在验证用户身份……”

“正在匹配用户权限……”

“欢迎登录个人空间管理系统,您拥有所有空间的查看权限!”

电脑上打开了一个空间管理界面,上面以政府组织结构的形式列出人员的照片、资料、空间状态等信息。

“我要看他们的资料吗?”吴羽不解地问。

“是的,这里面有他们在虚拟世界的资料,你想看谁就看谁。”

郑芳说话的时候,电脑界面在自动翻页,翻到其中一个页面后停了下来。上面显示的部门是区政府办公厅,从上到下有杨宇区长、李文生助理——他回想起在公务员小区见到的那个人,原来他是区长助理。下面有很多人,他并不想看他们的资料,这跟他没关系。

“你想看哪个就朝那个方向盯着看,然后默念一下名字就可以打开那个人的资料了。我去上一下洗手间,有什么问题叫我就行了。”郑芳温柔的声音里面似乎带着一种神秘感。

等郑芳从那个小道走入了自己的卧室后,吴羽摘下脑控设备,准备闭目养神一会儿。他对那些政府人员的资料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知道怎么把那见鬼的虚拟系统搞定。既然郑芳说虚拟系统没问题,那是不是说下次进入虚拟系统后一切都正常,仍然能见到蕊蕊?

在他摘下脑控设备的同时,电脑屏幕自动进入锁定状态。但是就在那一刹那,他在刚才那个界面的右下角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杨蕊蕊!

他赶紧再次戴上脑控设备,电脑自动解锁。他失望了,虽然那个人名叫杨蕊蕊,但却是个陌生人,照片上的形象跟蕊蕊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她又不是政府人员,怎么可能在这上面?”

但他渐渐笑不出了,忽然感到心内一阵揪痛。难道,蕊蕊在现实中的形象跟虚拟世界不一样?难道这个人真的是蕊蕊?他慌忙打开这个人的资料,首先看到的是她的简介:

“杨蕊蕊,女,二十二岁。杨宇区长的女儿,随移民飞船新地号航行一年,已返回地球。因父亲的地位获得一定特权,开通了个人空间,并使用非真实虚拟形象……”

看到“非真实虚拟形象”,吴羽头脑轰然发胀。他一边念叨着“不可能”,一边继续往下看:

“其离开飞船后,又利用特权遗留个人意识在虚拟系统中,造成不良影响。虚拟系统自动更新时,已删除该意识……”

“不,”吴羽使劲拍着桌子,“为什么这样!”

郑芳早已从卧室走出来,站在盆景之间默默看着陷入痛苦的吴羽。她忽然感到有点后悔,觉得自己这样做的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是自己太性急了吗?她甚至觉得自己拿不准吴羽是在为什么而痛苦,是因为杨蕊蕊的真实形象跟虚拟世界不一样,还是因为虚拟世界中的杨蕊蕊被删除了意识?如果是因为后者,那么,自己该怎样面对他?

正当郑芳不知所措之时,吴羽忽然摔掉头上的脑控设备,猛然转身站起来,朝郑芳快步走来。当他看见郑芳正站在那里时,便停住脚步,怔在那里。他的表情是愤怒和痛恨,这让郑芳感到难以接受,她明白了吴羽是因为什么而痛苦。郑芳不停地摇头,嘴角似乎在抽动,身体也有点颤抖。

此刻在吴羽的眼中,郑芳的鬼脸忽然又变得丑陋。什么可怜、可敬、可爱,忽然之间都变成了可恨。

“是我告诉你杨蕊蕊的,是你告诉我虚拟系统要更新的,然后蕊蕊就被删除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吴羽痛苦地说。

“不要,我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控制你,我不想跟我在一起的你不是真正的你。”郑芳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只能让你睡一觉,希望你醒来后不再恨我。”

吴羽忽然闭上眼睛,表情从愤怒恢复成了自然状态,然后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下栽倒。郑芳飞跑到他身边,将他紧紧抱在怀里,然后跟他一起倒在地上。

完整章节目录:http://www.hystudio.net/tag/裸梦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22.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