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十七、

从吴羽的住处到中央路一号旁边的中央柱体有三公里左右的路程,其间有很多七弯八拐的小路,如果不是经常走这条路的人,肯定会迷路。吴羽还记得自己刚开始从居住区出来时的情形,一群群充满新奇感的移民们仰望着那条宽大的中央环路,争相往中央路上走。有时候明明是朝那个方向走的,突然就拐到反方向去了。即使走到了中央路边上,如果不集中精神,开了一个小差的话,也会不明不白地走到了别的方向上去。头几次走岔路之后,吴羽便开始寻找路上周围墙壁和岔路的标记物,瘢痕的样子、栏杆的倾斜度、一排螺丝的组合特点等等,他都一一记在心中,然后多次走来走去试验效果,最终摸索出一条最快捷的道路来。对此他很沾沾自喜,因为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种技巧。

今天一早醒来后,竟然看见郑芳站在门口,这才想起在虚拟世界中跟她的约定。一会儿后,郑芳轻轻松松地领着他走在居民区那迷宫似的道路上,看上去比吴羽还轻车熟路。虽然她是来自技保局的“鬼天使”,应该有些门门道道,但是吴羽觉得她在这件事上确实了不起。

一路上基本是郑芳在说话,吴羽走在她身侧靠后的位置,只有当郑芳向他提出问题时才说话。郑芳说话的范围无所不包,却也能够切中要点,讲一些吴羽比较关心的问题。这一点吴羽也很佩服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想知道什么的。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这句话让吴羽觉得她有点炫耀的意思,“你猜我是怎么能不迷路的?”

吴羽并没有回答,因为她一直在自问自答,用最温柔的语气和语速,就好像是在讲一个温馨的故事。如果她的脸不是那样,如果虚拟世界中的那张美丽的脸蛋换到现实中,那么她一定是最完美的人,甚至比蕊蕊还完美。一想到蕊蕊,他的心忽然揪痛了一下,心思马上回到这次出来的目的上——维修虚拟系统。

郑芳果然自问自答:“因为,我靠的是一套定位系统,它连接着飞船的服务器,然后传送到我的脑袋中,这样我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走到哪里再转弯……”

吴羽静静地听着她的自问自答,享受着她那种像广播员讲述动人故事的语声,沉浸在一种陶醉的氛围中。他觉得政府应该让她去当广播员,把故乡地球的故事从古代到红巨星时代重新讲述一遍,必定能更加打动人心。他似乎忘了郑芳的“鬼天使”身份,在所有人面前,她的冷淡能让人们的血液结成冰,除了他这个莫名其妙让她突然温柔起来的一个小平民。

“知道他们为什么把居民区造成迷宫吗?”温柔的声音在继续讲述,“那是因为他们害怕人们发生骚乱,想用迷宫来阻止他们快速聚集到一起。很无知吧,解决野蛮的方法难道没有其他途径吗?在技术这么发达的今天,一条解决所有问题的康庄大道就在眼前,他们竟然看不到……”

话题逐渐转到政治,转到世界,甚至转到人类的前途上。但吴羽竟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或者说不关心她说话的内容。因为相同的论调已经在政府广播的地球历史故事中说了很多遍,尽管意思可能不同,立场可能相反,但那种跟平民八竿子打不着边的论调实在已经不新鲜了。唯一新鲜的,只有郑芳说话时那种令人陶醉的语声。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中央路上,郑芳继续领着他走到中央柱体旁。那里有一道门,门里有三个电梯。左右各一个水平电梯,是在“山脊”中穿行的。另一个是垂直电梯,可以到达技保局总部,再从总部继续向上到达移民舱中心的人造太阳。人造太阳的对面是另一个柱体,有另一套电梯在里面运行。

他们上的是垂直电梯,直接穿过了技保局总部,继续向上攀升。

吴羽没有坐过电梯——也许在地球上坐过,但他并没有相关的记忆——所以他并不知道电梯在匀速上升阶段,人们所感受到的向下压力应该是恒定的,不应该越来越小,更不应该产生向上飘起来的感觉。但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漂浮,双脚慢慢离开了电梯地板。

“别担心,抓住我就行了。”郑芳笑着提醒他。

他们到达了移民舱的中心,这里的重力加速度为零,就像地球的外太空一样。所不同的是这里充满空气,没有致命的太空辐射,所以他们不用穿那种厚重的宇航服。吴羽完完全全地飘了起来,他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往上涌,头脑忽然陷入了难受的眩晕状态。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不知何时站在管壁上,似乎又有了重力。另一个让他感觉突如其来的事情是,他正被郑芳紧紧抱着,就像虚拟世界中他抱着她时一样。幸好她没有把鬼脸对着他。

“这块区域有人工重力场。”郑芳解释说。

但吴羽关心的是郑芳为何抱着自己。

“我怕你不适应,所以抱着你……”她这才放开拥抱,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如果她脸庞不是那样的话,此刻一定有些红润。

从一开始,除了第一次在政府门口见面之外,郑芳都是故意把脸歪向另一边,或者侧对着他,似乎是不忍让吴羽看到自己的丑脸。吴羽觉得她并不像传说中那样不知羞耻,总是喜欢把鬼脸正对着每个人的样子,那一定是误传。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吴羽心想,而且也是一个可敬的女人。

所以他产生了一股勇气,扭身来到郑芳的正面,对着她那张脸憨笑起来。他忽然觉得自己真行,没有像之前那样被吓跑了魂魄,竟然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慷慨壮烈之感。

仔细看来,郑芳的脸不像粗看那么可怕,它有一个恰到好处的轮廓,嘴唇其实很小巧,并非血盆大口的样子;鼻子挺拔有致,并非像骷髅那样的朝天鼻;双颊过渡自然,并非天生奇形怪状;双眼灵动湿润——她眼睛为什么越来越湿润——并非夜叉那般的铜铃眼……她的脸蛋其实就像一幅画,只不过被哪个不知好歹的人胡乱涂鸦,掩盖了原画的美丽。

“教我怎么维护系统吧!”

吴羽这句话无意中阻止了郑芳要疯狂拥抱他的举动。长时间的对视、恒久不变的笑容、超越于人的勇气,让郑芳越来越激动,已经干涸了多年的眼眶淌下了久违的泪。她颤抖着身体,张开了双臂。

“好啊,跟我来!”

张开的双臂顺势划一个圈别到背后,颤动的身躯顺势扭到侧方开始行走,但她没法掩盖语声里面的哭腔。她要控制自己,在真相揭示之前,不能把事情搞砸。

吴羽愣了一下,然后随她而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19.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