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四、

刚才那种害羞的感觉,似乎是郑芳所能记得的第一次。以前可能有过很多次害羞记忆,都被痛苦撕碎了。她只觉得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感动。

尽管只是一个笑容,但那个笑容是多么真诚、多么无邪,不像其他男人那种由恐惧和痛恨堆积而成的假笑。

而且那个笑容保持那么久,给了她足够的温暖。 甚至当那个人转身离去后,她都能从他的后背感觉到那笑容还在绽放。

她想起了刚刚见面的李文生,跟刚才那个人一对比,简直是小丑和天使的差别。李文生找自己去,显然就是为了看自己的身体,否则他打一个电话就可以向技保局索要资料。

不过,移民谎言的说法如今大肆蔓延,总不是办法。

若不是要急着回技保局,郑芳真想跟刚才那个人多说说话,比如问问姓名、要要联系方式什么的。如今只好通过其他方式获取他的资料了。

“定位那个人,并把他的所有资料拷贝到我的个人空间!”

一个通信连接被郑芳的“自言自语”打开,幽灵般地完成了确认、传输、反馈一系列动作。

郑芳回头望了望刚才那人离去的地方,满意地笑了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805.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