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批量下载

R357死了,临死前最后一次说道:“我不是机器人!”

R357是从最后一批原胚中挑选出来,通过主体的最新技术改造后,制造出的新一代操作型机器人。他比之前的356个机器人更有智慧,有着无以伦比的情感表达能力。主体制造他的目的是为回家做准备。主体一直在担心自己无法与宇宙探索中心完成任务交接,她为此不断找寻原因所在。她认为最大的原因是长期的深空探索,使得自己丧失了与外界交往的能力。她必须在返回宇宙探索中心之前找回这种能力。她把希望寄托在那些已经封存了200年之久的老式机器人身上,认为这些从一开始就服务于这艘飞船的机器人,是与远方的家人重新联系的最好媒介。当她改造了356个机器人之后,又制造出智慧出众的R357,让他做所有机器人的领袖。

但主体现在有些后悔了。R357自从被制造出来,就一直处于失常状态,总是做一些情绪化而非程序化的事情。我前面那一地的碎片就是他造成的,他当时用四只失控的手臂疯狂击打每个显示器,最后在大笑中一头撞死在我身下。更令主体感到难以接受的是,他从开始到死亡,一刻不停地叫喊着“我不是机器人”。主体怀疑自己的思维能力受到了遏制,从而制造出如此低劣的机器人。谁能够遏制她的思维能力呢?听人说——那是很久以前就已经听说的——有一种东西会像病毒一样干扰人的思绪,这种东西叫做“感情”。

主体现在的心情很乱,她自己害怕翻查过去的思维记录,便要求我帮她查查。我从加密程度最低的资料开始查起,得到的第一个信息是令人开心的。那信息显示主体当时很高兴,她用一连串美妙的词语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优美的生态舱、宽敞的舰桥、曼妙的引擎……所有美妙的事物,我竟然到现在才懂得感受。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呢?所有美好的词语都可以,但是,我只想大声高唱:‘混沌像花儿一般开了!’……”这是主体的航行日志,那天是2188年5月12日,飞船乘员进入全体睡眠的第一天。在这一大段抒情之前,主体描述了当日所做的事情:“00:00:00,开启睡眠舱长航时生命维持系统。00:02:29,365位乘员全部进入正常睡眠状态。00:05:00,先行者1号飞船开始进行超光速巡航。00:10:00,巡航状态完全稳定,开启主控电脑情感维护系统……啊——”接下去就是上面那一段抒情话语。

这段日志让我重视的就是那一段抒情,因为我理解那其实就是“感情”。但是我不确定它在这里体现了“病毒”的特征,我将它反馈给主体,得到了主体的否定回答。我还得继续查下去。

今天是回航的第3590天,主体特别选择今天这个日子,让飞船跳出了超光速巡航状态。2388年5月12日,本应该是一个开心的日子,因为经过200年的圆满旅行,我们终于回家了。但是R357却在今天死去。虽然他只是一个机器人而已,但他的死亡已使主体感到悲伤。也许这个日子不应该庆祝任何事情;也许今天正有许多人像R357一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许,今天原本就是一个应该默哀的日子。

我移动到舷窗下,看着飞船前面那个越来越亮的光点。尽管知道那是我们渴盼已久的家乡太阳,但我此时却觉得那是一道烛火,在用自己的光亮慰藉着黑暗太空中的亿万个魂灵。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这东西像着魔一般在我的思维空间中乱闯。我惶恐地觉得,它就像一个快速游动着的毒蛇,在伺机吞噬我的每一个思想进程。我的感情跟飞船上的其他人一样,只是主体的一部分,不应该有如此强烈的表现。但我随即知道了原因——主体的感情波动已经达到了最大振幅,间接地增强了我的情感表现。

像以前一样,主体在这种感情状态下显得异常恐慌。她为了抑制感情,主动将能引起感情强烈波动的信息锁定在高级别加密空间,并且设定了限制自己打开对应信息的提示。这增加了我查询信息的难度,我必须破解一个个密码,然后才能判断那些信息到底有没有隐藏着病毒的特征。

我开启一个最高思想进程,用来对付那些加密的信息。同时我用另一个低级进程观察着舷窗外面那颗烛火一般的太阳。虽然我只是一般性地观望而已,但我的感情却不容我忽视它的存在,它藉着外面那道烛火向我的最高进程发起攻击。

感情让我望着那烛火,不停地发出感叹——200年,我们到家了!但是,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在这200年的漫长岁月中,回航的时间只需要不到十年的时间呢?那漫长的旅行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花掉190年呢?答案早就有了,但它此刻正躲在主体的加密空间中,等待我找到它。

机器人R228从我身边走过去,收拾地上的碎片。我的眼睛从舷窗的方向转向这个机器人,看着他干活的样子。他的身体构造非常适合操作工具,最初制造他的人一定有着跟上帝一样的智慧。他那特有的弹性皮肤和细长而灵活的肢体,使他对各种工具的操作都体现出超越于人的完美——轻盈、柔和、恰如其分。

他跟其他所有机器人一样,都被主体在他双臂的原本位置加装了两条一模一样的手臂,这使得他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更重要的是,他的思维方式被重新编程,从而拥有了跟我们一样的精确计算能力。我不知道自己为何经常羡慕这些家伙,也许只是因为机器人的能力和智慧天生比人优越的缘故。

这时候,R228忽然尖叫一声扔掉手上的工具,四只手捂着脑袋蹲了下去。我知道他的脑袋又阵痛了,便移动到他身边,等待他的阵痛结束。过了一会儿,他平静了下来,重新拿起工具继续打扫那些碎片。我一边看着他优美的动作,一边跟他说起话。

“你认为自己是不是机器人呢?”我为了弄清楚R357自杀的原因,便直接从这个问题入手。

R228抬头看着我,摇了摇头,平淡地说:“请不要问我这个问题,这会让我头痛。”

“你头痛是不是因为你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从侧面问他。

“对不起,我不能思考这个问题。”他怔怔地盯着我,灵动的眼睛深邃而茫然。

我不再问他,我已知道症结所在。他们的高智慧使得他们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但在这个问题的思考上,程序出错了。也许是死循环,也许是赋值错误,也许是堆栈溢出……也许是任何一个可能的原因,但最可能的原因应该是——他们本不该问自己这个问题。正如人一样,当一个人问自己是不是人时,他的思想便已跳出了正常状态。

我是不是人呢?——我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每当这个时候,我头脑都感到一丝丝疼痛。但我这个问题不是没来由的,实际上每次看着机器人,我都会这样问自己。我总觉得,眼前的机器人更有理由称作“人”。原因无他,只是我的情感在这种时候产生了莫可名状的游离感。

美丽的面庞、漂亮的躯体、优雅的动作,每一处看起来都与感情息息相关。我看着R228的身体,对他皮肤上荡漾着的柔和光感发出由衷的赞叹。我再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那上面散发出强烈的金属质感,将外界投射来的刺眼光芒再刺眼地反射出去。我的感情对我自己感到厌恶。

R228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他也不会理会我这种感受。他将碎片收拾干净,然后迈着轻灵的步伐回到他来时的地方。我看着他的双腿,那是一双健康、有力、灵活的腿,走起路来起落有致,十分美妙。我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下,同时胡乱地移动几下身体,然后我的感情被自己眼中厌恶的东西刺痛了。那一对死板的轮子,不是用来“走路”,而是用来“移动”的!

我痛苦地感到,我的感情不属于自己。

我的感情是主体的一部分,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我为何强烈地觉得,我的感情必须属于自己呢?我无法解释,这种问题无法通过逻辑运算得出结果。我唯有将它归咎于病毒。

我远离了舷窗,不再观看那道烛火。我必须全副精力维护那个最高进程。这个进程的代号很枯燥无味,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遗失的美好”。不知道是否已经被感情攻陷了最高进程,反正这个名字已经十足地感情化。

“遗失的美好”已经顺利打开主体的一个加密空间。这个空间中存放着三条独立信息,按照时间降序显示。第一条(亦即最新的)信息主题叫“任务更新”,后面有一段说明和一个附件。主体在说明中说:“地球时间2378年7月13日 06:26:20,根据以上更新获取当前任务状态,通过最优法设置最新任务。详见附件。更新完毕。任务发布。任务发布完毕。”打开本信息的附件,上面显示着几百个需要更新的任务,第一个是主任务。主任务被调整为“回航”,任务预定执行时间2378年7月14日 06:30:00,理由栏中说:“300名殖民人员失踪,判断为已完成任务;通过所有频道发出的信息无反馈;根据航行规则,主体在24小时之后自动执行最优任务;当前最优任务为:回航。”

这是主体对飞船航行任务的调整,下面还有一大堆与飞船及其乘员有关的任务更新,这些都看不出与感情有什么关系。我跳过后面的内容,打开第二条主题叫做“协议更新”的信息。主体说明:“地球时间2378年7月13日 06:20:32,根据以上更新对机器人重新编写协议,以符合机器人最新运行状态。详见附件。更新完毕。终端重启。终端重启完毕。”附件里面都是程序代码,看来也跟感情无关。

我把希望寄托在第三条信息上,希望那条感情之蛇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该信息主题叫做“对象更新”,说明内容是:“地球时间2378年7月13日 06:12:24,主控电脑从未知状态中恢复到正常状态,详见未知状态参考链接;检测到主程序中存在三个错误对象,经虚拟更新、测试正常,详见附件;正式更新对象。更新完毕。主控电脑重启。主体重启完毕。”

我怀着一丝激动,打开该信息的附件。我甚至向上帝祈祷,保佑这个附件正是我需要找的东西。但我可能要失望了,那上面依然是程序性十足的语言,跟感情丝毫不沾边。我耐着性子看下去,开头是备注:“对象旧名称——主控电脑,人,机器人;对象新名称——主体,机器人,人。代码……”下面又是一堆代码,就像毫无生气的沙漠一般,怎么可能藏有“感情”这玩意?会不会在那个“未知状态参考链接”中呢?我让“遗失的美好”打开那个链接,但显示的却是“未经授权拒绝访问”。

失望,在我思维中仅存在了几秒钟。我好似看到一道突然跳出的烛火般,盯着“对象旧名称”与“对象新名称”,思绪瞬间呆滞。我把该信息反馈给主体,与此同时,我的头脑开始产生一丝丝疼痛。一个越来越清晰的概念在我思维中慢慢形成,彻底将“遗失的美好”这个进程压了下去。

主体的感情波动幅度超出以往任何时候,她无法抑制自己,恐怖地尖叫了一声。我的头脑随之而剧烈地阵痛,我听到有人在大喊:“我是谁?”

我渐渐陷入昏迷……

一道闪电从我头脑中划过,让我感到一阵刺痛,随即那刺痛与闪电一起消失无踪。我在做什么?噢,我刚刚给那个最高进程取了个名字,叫“遗失的美好”。这个名字已经十足地感情化,看来最高进程已被感情攻陷。

“遗失的美好”不知何时已打开了一个链接,这是我意料之外的。链接的对象是一个加密空间,一道“未经授权拒绝访问”的提示语,像幸灾乐祸的捣蛋鬼一般拦在那里。我得花费一番精力把这个捣蛋鬼驱走。

但是,一个不在意想中的通讯信息将我的精力分去了一部分。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吱吱发响的中央屏幕旁边传来:“我们是外太阳系第4巡逻大队,欢迎先行者1号归来。”这声音一定是机器人发出的,它那柔和、细腻的感觉勾引起了我的嫉妒心。

主体回应了他,说:“我已经失去了与宇宙探索中心的联系,请帮助我联系他们。”

那声音笑着说:“恐怕要令你失望了——我也联系不上那里。那里早已成为一片废墟,如今已被一座航天博物馆代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将帮你联系月球宇航中心。”

主体未回答他,因为主体需要对当前任务状态进行评估,然后对下一步的任务进行更新。

那声音接着说:“实际上我已经联系了月球宇航中心,因为你们只能去那里。”顿了顿,忽然大声笑了起来,“你要知道,两百年前的飞船竟然回来了,这种奇迹肯定要令所有人吃惊。自从先行者2号和先行者3号相继出了事,谁也不敢指望这个奇迹会发生。”

主体仍然没有回答他。那声音似乎等得不耐烦,带着一种嘲笑的意味说:“对着一个几百年前的古董说话真他妈费劲!你知道吗,我现在竟然感觉自己是在跟一副棺材说话。”他说话的声音很低,似乎是在跟别人讨论什么。他周围传来了一阵笑声。

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又笑着说:“刚才说话的美女呢?你的声音那么有磁性,不要浪费了!我真的想看看你美丽的样子,可惜你们的视频设备太古董了,我只能请求基地帮忙。只要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可以看到你了。”

这时主体说话了:“你的程序很混乱,请你们主体跟我说话。”

那声音似乎愣了一会儿,才笑着说:“我喜欢你这样诙谐的语气。噢,刚才说你们是古董,只是说着玩玩而已,请别当真。我知道你们不但不是古董,而且跟我们一样,都是新新人类。”他似乎很兴奋,“既然你不喜欢多说话,那我不介意多讲一些故事给你听。”

“你和你的父辈、祖辈们都不知道……”他接着说,“在你们后面发射的先行者2号和先行者3号都出了大问题。什么问题呢?先行者2号在发射后不久,就迷失了本性——飞船也有本性,这是当时宇宙探索中心那帮家伙论证的结果。它迷失本性干什么呢?它当时就不停地追逐别的飞船,追了一艘又一艘,追上了就要撞人家。你说好笑不好笑?”他说着哈哈笑了起来,似乎他旁边一群机器人也附和着笑了。

“最好笑的是先行者3号。那艘飞船的主控电脑不知怎么心血来潮,把自己的程序移植到一个女船员的脑袋中。然后它又劫持了一位男性船员,乘坐小飞艇不知飞到哪儿度蜜月去了。这是后来这位男性船员自己说的,当时那女船员已经自杀了。——这破电脑,是不是比人还懂得浪漫?”他一边笑一边很熟练地述说这个故事,似乎他之前已经无数次演说过这些事情了。

他还要继续说下去,但另一个细腻的声音抢着说:“你别取笑了,我倒觉得人家很可怜。你想,它们开启了情感维护系统,等于是拥有了人的感情;又在超光速空间孤独航行那么长时间,肯定寂寞难耐,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亏得它们知道从超光速空间弹回来,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一阵沉默之后,那声音带着一丝疑惑说:“你们……没发生什么事吧?”

我隐隐觉得他们是人类,但为什么他们说话的声音却像机器人呢?我的思维产生了混乱,除非看到他们身体,否则这种混乱将持续下去。

主体的感情又一次大幅度地波动起来,她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慌乱不安。她的一个思想进程碰到了“遗失的美好”,然后将一个密钥丢给了它。借助于这个密钥,“遗失的美好”轻松地驱走那个捣蛋鬼,打开了加密空间。

一段编译好的代码被安放在那里,没有任何说明,只是被标注了禁止运行的属性。我看出那是主程序的一段核心代码,只有主体才有权限运行它。我征求主体的意见,但主体处于犹疑不决之中,她似乎十分害怕这段代码。我已经可以确定,这段代码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病毒,感情病毒!

我建议主体在虚拟系统中运行它,主体同意了。主体复制了一份主程序到虚拟系统中,将那段病毒代码植入主程序的核心位置,然后开始运行虚拟系统。

一切正常,没有任何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虚拟系统无法运行情感维护系统,也就不可能激活那个感情病毒。主体沉默了,她在跟自己做着斗争,她要做出一个抉择。最后她终于决定自己去运行那段代码。她将自己做了一个全盘备份,然后给了我一个最高操作权限,嘱咐我如果发现她失去正常状态就将那个备份还原。

就在这个时候,中央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几个机器人的身体。与此同时,我身边的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全息影像,影像中显示的是两个机器人。其中一个矮小的机器人跪在地上,大声喊叫:“你不要理我!我都告诉你了,你只是一个机器人而已,你根本不是人!”这是主体的声音,为何会从那个机器人口中发出来?

另一个高大的机器人蹲下身来,扶着那个矮小的机器人,用安慰的语气说:“你是主体也好,我是机器人也好,只要我们都开心,别管那么多好吗?”那个矮小的机器人看着高大的机器人,脸上慢慢出现了笑容,然后扑入高大机器人怀中,轻声哭泣。

忽然,一阵尖叫声从门口传来。机器人R228正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他又阵痛了。等他阵痛消失后,只见他慢慢朝这里走来。我和所有机器人——全息影像中的以及中央屏幕中的机器人,都呆呆地看着他,以为他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谁知他只是走到中央屏幕前面,静静地看着屏幕中的机器人。

屏幕中的机器人都发出惊呼,他们那独特的面庞上表现出只有机器人才有的丰富表情,那表情似乎意味着恐惧。其中一个机器人大叫着说:“你是谁,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R228没有回答他,仍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屏幕。屏幕中的机器人又看着全息影像中的机器人,急促地说:“你怎么是全息影像?你的真人在哪里?他……”他在屏幕中指着R228,“他怎会变成这样?”

全息影像中那个矮小机器人看着R228,身体慢慢颤抖起来。只见她一把推开高大机器人,指着R228大笑说:“他……他是秦卫船长!”接着她又指着那高大机器人,说:“我说了,你就是机器人,你就是我按照他样子造出来的。你就是机器人!”

我感到主体的感情波动已经突破了界限,这造成她完全失去正常状态。我赶紧用主体刚才给我的权限还原她的备份。但那个权限已经不起作用了,备份无法还原。只见那个矮小机器人睁大眼睛瞪着我,大声说:“不要还原,我喜欢现在这个样子!”

我明白了,她就是主体,她已经把那个权限废除了。

我头脑中的混乱开始激烈起来,我对眼前对象的定义开始模糊,同时我的脑袋越来越疼痛。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喊叫出声,但我明明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大声说:“我是谁?”

主体的感情波动像水面的波浪一般,一去不复返,然后倏地平静了下来,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我头脑中的疼痛消失了。像是得救一般,我感激地看着全息影像中的那个主体。我发现那个高大机器人消失了,只有主体那矮小机器人的身体平静地站在那里。她闭着双眼,浑身透出一股安详的神态。她现在这个样子给人一种安全感。

主体那娇弱——娇弱,多么美丽的感情符号——她那娇弱的身体就像飘曳的花瓣,弱不禁风,惹人怜惜。虽然这只是机器人的身体,但我觉得,我的感情让我觉得,这才是真真实实的人。我的感情又游离了,它让我抬头望向舷窗,透过舷窗望着那道越来越亮的烛火般的太阳。

忽然听见一声尖叫:“我不是机器人!”然后,我看到R228像R357一样,一头撞倒在我身下。

随之而起的是所有机器人的惊叫声,但不包括主体的影像。她带着一声轻轻的哭泣,就像一滴眼泪在空气中爆裂,然后无声地消失了。紧接着,一个更新程序在我头脑中运行了起来。

包括“遗失的美好”在内的所有进程被依次关闭,唯有感情进程在孤独地做着最后的挣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环卫机器人R22接收到未知指令,方位——中央屏幕,发布者——人类。无法执行。

——写于2009年。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hystudio.net/318.html | 鸿言软件工作室

人际关系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成长管理
我要留言

5访客评论 ,博主回复4

  1. 看不出,博主换是一才子啊。

    沁园春2012-07-21 10:06 [回复]
  2. :wink: 有才,也想写,没文笔哈……机器人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这么先进……

    汶海洳2012-06-28 15:49 [回复]
    • 我也没什么文笔啊,否则就能够发表了。机器人的问题在于能不能拥有自我意识。

      渺孤鸿2012-06-28 17:38 [回复]
  3. 博主太有才了。。。原创小说~

    xc2012-05-18 18:32 [回复]
  4. 写的很好的科幻啊!
    是传说中的生物机器人吧。唉,感情~~!

    豆腐面2012-05-18 12:41 [回复]
    • 感谢阅读!是机械的,因为这样“主角”才能从视觉上与真正的人进行对比。

      渺孤鸿2012-05-18 13:21 [回复]
  5. 机器人挺悲催的,有意识的机器人更悲催。

    象牙塔2012-05-14 22:13 [回复]

我来说说

(必须)

(必须,保密)

(必须,验证码)

飘过的鸟,请留下一点东西,比如叫声...
取消
点击发消息